疫情對能源行業影響幾何 又該如何應對?

2020-02-17 11:21:36 中國能源報 作者:張躍軍 王偉  點擊量: 評論 (0)
2020年春節期間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湖北武漢爆發并迅速蔓延全國。舉國上下延長假期、居家隔離、延遲復工,全民聯防聯控,...

2020年春節期間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湖北武漢爆發并迅速蔓延全國。舉國上下延長假期、居家隔離、延遲復工,全民聯防聯控,一場疫情防控阻擊戰迅速打響。在穩增長的大背景下,按照中央“抗疫情”、“穩經營”指導方針,當前各地陸續開展復工復產。

(來源:微信公眾號“cnenergy”ID:Encoreport 作者:張躍軍 王偉)

疫情雖無法改變中國經濟逐步企穩向好的基本面,但毫無疑問會對中國經濟特別是今年第一季度和上半年的經濟產生較大沖擊,同時也會對包括能源行業在內的各行業發展帶來新的影響與挑戰。

以此次疫情為契機,深入思考重大公共危機突發事件對能源行業發展帶來的影響、挑戰與應急管理啟示,對于促進能源行業持續健康穩定發展,提升能源行業應對重大危機的能力具有重要現實意義。

疫情對能源行業的影響與挑戰

一、對能源消費的影響

1.短期能源消費需求陡降,中長期影響不大

此次疫情導致假期延長、企業復工推遲。當前第一個“14天隔離期”后,雖在積極有序推進企業復工復產,但企業復工率將顯著低于往年,預計持續至3月初逐步有所改善,且產能的完全恢復可能會持續半年以上。

工業企業1季度能源消費需求將較往年出現較大幅度下滑,工業能源消費需求基本恢復可能需至4-5月份。疫情總體上對經濟直接沖擊主要在1季度,預計1季度GDP破5%、全年破6%已是大概率事件,按能源消費彈性系數推算,能源消費總量增速1季度破2.5%、全年破3%可能性較大。對比2003年SARS情況,如若此次疫情能夠在2月底3月初得到基本控制,并不會對中國經濟基本面產生太大影響,故其對中長期能源消費需求影響將不大。

2.工業企業能源消費迅速回補,商業、交通能源消費回彈時間略長,居民能源消費略有上升

工業企業生產人員較為集中,相對易于相關防疫管理,隨著疫情控制,企業將快速復工復產,產能雖會受整體市場沖擊有所影響,但只要經濟基本面不變也會逐步恢復,故而其能源消費也會迅速回補。

商業、交通行業對人員流通和聚集要求較高,防疫難度相對較大,疫情對其影響消除尚需時日,可能在疫情基本或完全平息同時民眾基本消除恐懼后,方可能逐步恢復,故其能源消費完全回彈預計要半年以后。居民用能因延長假期、居家隔離政策會較同期有所上升。

二、對能源供給的影響

1.動力煤供應短期趨緊

一方面,煤炭企業作為勞動密集型企業會受防疫措施延遲復產復工。煤礦大概率無法完全響應國家能源局的及時復工復產要求。晉陜蒙等煤炭主產區大部分煤礦復產復工延遲或處于放假狀態,少數煤礦以銷售庫存和保站臺發運為主,參與保供應的多為國有大型煤礦,在產煤礦也依然受員工到崗不足無法迅速釋放產能。

另一方面,受汽運不暢、港口停運等交通管制措施影響,煤炭運力下降較大。防疫管制導致部分地區汽運不暢,部分地區煤礦只允許上站臺通過火車發運或內銷,暫不允許通過汽運外銷。同時,部分港口停運管制,“西煤東送”重要流通運輸明顯受阻。假設按50%的動力煤礦晚復工一周測算,將影響總體動力煤產量下降約3000萬噸,意味著1季度動力煤供應能力將同比下降近5%。

2.電力供應趨于平緩,油氣呈現供大于求

冬春季節電力以火電為主,雖然電煤供應較同期趨緊,但受疫情影響,二產、三產用電需求短期內同比下滑較大,將會相應緩解火電因電煤供應不足導致局部電力供應緊張的問題。石油、天然氣(LNG)以進口為主,對外依存度較高,并且以長期協議合同為主。除個別地方因運輸問題出現局部供應緊張外,短期內因需求大幅下滑,將總體呈現供大于求局面。

3.新能源項目投產滯后,但基本不會對能源供給產生影響

受此次疫情影響,基建項目延遲復產復工,光伏、風電等新能源項目建設影響首當其沖。往年“趕工搶投”情景不再,光伏、風電項目投產并網時間預計將相應推遲1個月左右。鑒于光伏、風電等新能源占比不高,其相關項目延期并網投產,基本不會對總體電力供應產生影響。

疫情對能源應急管理的挑戰

一、能源應急管理制度缺位

當前我國推行的能源應急管理主要側重于能源行業內部、能源企業內部安全生產較多,主要考慮企業自身發生安全事故后的應急處置與管理。國家和區域層面都缺乏能源行業應對重大公共危機事件的安全應急管理制度與辦法,不利于及時有效協調解決特殊時期全國或區域能源行業運輸、調度與保供問題,可能會影響疫情等重大公共危機事件的救助與處理。

二、能源儲備類型較為單一

當前我國能源儲備以國家戰略石油儲備為主,而天然氣和煤炭儲備(中轉儲運)很少,同時商業化、區域型儲備也相對不足。能源儲備的類型單一和儲量不足不利于在疫情等重大公共危機事件期間保障能源供給,助推經濟社會穩定運行。

三、能源跨區域調度能力不足

我國區域能源稟賦、能源供給結構差異較大,各省能源生產基本以省為單位保障,特別是電力(電網)供應區域分割情況明顯。我國長期存在西煤東運格局,煤炭運輸造成擠占鐵路運力、效率不高等問題,特高壓建設爭議不斷,坑口電站西電東送發展不利。同時,各省電網物理分割較為嚴重,不利于區域重大公共危機期間的電力跨省調度與保障。

疫情對現有能源行業管理的啟示

一、健全市場預測預警機制,促進能源供需市場穩定

1.加強疫情期間能源市場預測與預警

國家能源主管部門應組織制定重大公共危機期間能源市場預測預警機制與辦法,搭建應對疫情危機的國家級能源市場預測預警系統與平臺。各級能源市場運行管理部門應充分應用大數據信息和模擬仿真技術提升能源市場監測平臺的預測預警能力,強化疫情期間能源市場趨勢預測與分析,及時研判疫情對國內外能源市場的沖擊與影響。

能源行業、能源價格主管部門應聯合牽頭,及時向全社會尤其是重點能源企業發布能源市場預警信息,引導相關重點單位及時調整經營策略,采取提前采購加大庫存、合理調度等措施保障能源供需平衡,促進能源市場穩定。

2.做好重點能源行業預警與庫存管理

能源主管部門應結合國內外能源市場、能源結構現狀,重點做好國際石油、天然氣(LNG)及國內動力煤市場監測與預警,通過及時發布監測預警報告、系統模擬和優化決策方案,共享信息平臺等機制,引導督促相關能源企業科學把控能源采購節奏,優化中長期合同簽訂策略,及時合理調整庫存,保障市場供需穩定,降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損失。

3.強化疫情期間能源市場價格監測與干預

能源屬于保障城市社會運行的基礎資源,疫情期間的能源保障尤為重要。能源價格主管部門要做好疫情期間能源市場價格的實時監測,防止特殊事件惡意提升能源價格現象,必要時應采取補貼、限價等市場干預手段,保障疫情期間能源市場穩定。

二、完善能源行業應急管理制度,提升能源保供水平

1.加強能源行業應急管理立法

組織制定國家層面重大公共危機事件能源應急保障辦法,建立高層能源應急調度協調機制,明確中央、地方能源應急保障職責與權限。充分考慮國內、國外兩個維度,建立戰爭、地震及傳染疫情等多種重大危機事件的能源應急保障機制。依據可能發生的重大危機事件影響程度,劃分能源應急保障響應等級,做好危機預演與模擬,提供多種應急保障預案。

2.建立多主體協同及重點區域責任保供機制

建立以重點能源央企為主、省級能源國企為輔的多主體協同的重點應急保供制度。依據能源央企、省級能源國企產業布局及各地能源資源稟賦、能源供給結構現狀,按重點應急保障單位劃分重點應急保供區域,建立能源企業與重點區域應急對口責任保障機制。

3.制定分級優先應急保供制度

考慮到疫情等重大公共危機事件可能造成國家或區域出現能源緊缺問題,制定應急分級保障機制,合理劃分單位、行業、區域等層面的優先能源供應保障等級,實行疫情等重大公共危機事件期間的能源應急分級保供。

三、開展多元能源應急儲備,有效平抑能源市場波動

1.加強能源應急儲備建設,構建國家、區域及企業等多層級、多能源品種的能源儲備體系

拓寬現有以服務國家能源安全,保障國內原油不間斷供應為主要目的的戰略石油儲備體系范疇,大力建設以應對疫情等重大公共危機的應急石油儲備,并積極推進天然氣(LNG)應急儲備建設。合理開展內陸石油、天然氣(LNG)應急儲備布點,建立國家、區域及企業等多層級的應急能源儲備機制,應對疫情等重大公共危機期間的能源市場波動,發揮儲備對能源市場的調節平抑作用,保障特殊時期能源供給。

2.加強區域煤炭儲備(中轉)基地建設

針對西煤東送格局,為應對疫情等重大公共危機期間的煤炭運輸危機,可在西部、東部合理選取地點,建設煤炭儲備(中轉)基地。既可結合煤炭價格波動科學把控煤炭采購和中轉策略,有效降低區域煤炭總體需求成本,又可在短期內保障區域重大公共危機期間的煤炭供給穩定,確保區域電煤持續供應,降低火電缺煤、電力供應緊缺風險。

四、推進分布式智能微網應用,提升電力跨區域調度能力

1.積極推進分布式智能微網應用,鼓勵開展分布式應急儲能系統建設

能源主管部門和電網企業應積極推廣建設風、光等多能互補的智能微網系統,提升微網獨立運行水平與能力。加強企業單位個體應對疫情等重大公共危機的能源應急保障意識,鼓勵企業單位采取應急能源措施,提升自我應急保障能力。

政府通過補貼、補助等方式快速推進儲能商業應用,不斷降低儲能電池成本,鼓勵企業建立樓宇型、區域型分布式儲能系統(如風儲、光儲等),開展峰谷價差套利,同時實現突發事件時自我應急電力供應,提升重大公共危機突發事件期間的能源應急保障能力。

2.積極推進特高壓建設,增強電力跨區調度能力

通過特高壓建設,有效聯通原來各區域基本分割的電網系統,大力發展西部坑口電站,通過特高壓輸電開展西電東送,逐步降低原有西煤東送的煤炭比重,減少煤炭周轉運輸。

同時,通過實現各區域電網互聯互通,有效保障在發生區域重大公共危機期間局部電源失效后,及時實現能源電力就近或跨區輸送,通過異地跨區供電方式有效保障重大公共危機期間的電力穩定供應。(文丨張躍軍 系湖南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湖南大學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中心負責人丨王偉 系湖南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博士生)

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

責任編輯:葉雨田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我要收藏
個贊
?
广东麻将买马计算教程